南海网 海口 三亚 三沙 琼海 澄迈 保亭 乐东 定安 东方 昌江 儋州 临高 屯昌 陵水 五指山 万宁 文昌 琼中 白沙 海南农垦 洋浦经济开发区
王先生 对 屯昌县委书记 说 
陈书记;您好;我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屯昌人,一个庄稼汉,但对屯昌中学的教育情况非常关心.本人从网上看到屯中今年高考中考成绩极差.高考700分以上只有6人,中考700分以上才有26人.究竟是何原因造成如此局面,本人建议您亲自出马过问一下,并尽快采取措施整改,还屯昌教育的春天.救救屯昌的农村孩子.谢谢
2014-08-08 10:48:27
  
水库哭泣 对 三亚市委副书记、市长 说 
吉阳镇附近一景色优美的水库附近又建起很多商品房,会形成生活小区产生大量的生活污水,污染水库,希望市政府高度重视。也希望市政府今后不要再水库附近批准房地产项目,永保三亚饮用水质量,为三亚人民身体健康保驾护航。
2014-08-08 09:59:05
  
匿名网友 对 海口市委书记 说 
2014年8月海口市琼山区、龙华区公开招聘幼儿园教师,报考年龄要求非常荒谬----30岁不能报考。请问海南政府那些文件规定30岁不能当幼师
2014-08-07 21:54:18
  
陈慧明 对 五指山市委书记 说 
尊敬的宋少华书记您好!我叫陈慧明,今天我向你反映的事情是:2004年2月6日凌晨发生在五指山宾馆门口的一起故意伤害案件,被害人陈浩东、陈慧明兄弟俩人被五指山宾馆保安郭开雄、符斌、符伟等人无理殴打致轻伤。该案件从发生至今已10多年过去,受害人多次上访,嫌疑人一直逍遥法外,五指山市公安局以各种原因为由没有办结案件。恳请宋书记在百忙之中过问该案件,要求相关部门公正执法、执法为民,还受害人一个公正合理的处理结果。跪谢!
2014-08-07 20:29:02
  
老苏 对 文昌市委书记 说 
裴书记你好,锦山和冯坡两个大镇目前仅有一条3米多宽的村村通水泥道路,该路线人口密集,农产品交易活跃,车辆来往频繁,但由于路面小,交通极其不便,连客运班车都不愿意走这条线,望书记在百忙中关注一下。
2014-08-07 16:46:09
  
匿名网友 对 五指山市长 说 
书记同志
你好!关于这次解决借调老师的问题,我们全体借调老师认为,清退借调老师回原岗不是最佳的解决方法,要从顾大局稳定为主,根据实际情况合理解决,因为谁都知道老师借调过程中关系是相当复杂的,有的是向教育局申请,后经教育局党委会讨论后决定的,有教育局出具的调令书存档,有的未经教育局党委会讨论,只是通过双方学校校长同意后借调的,不能一概而论,如果处理不妥当,必定引出很多问题,请书记同志三思而后行。
2014-08-07 16:26:01
  
匿名网友 对 五指山市委书记 说 
书记同志
你好!关于这次解决借调老师的问题,我们全体借调老师认为,清退借调老师回原岗不是最佳的解决方法,要从顾大局稳定为主,根据实际情况合理解决,因为谁都知道老师借调过程中关系是相当复杂的,有的是向教育局申请,后经教育局党委会讨论后决定的,有教育局出具的调令书存档,有的未经教育局党委会讨论,只是通过双方学校校长同意后借调的,不能一概而论,如果处理不妥当,必定引出很多问题,请书记同志三思而后行。
2014-08-07 16:23:14
  
匿名网友 对 五指山市委书记 说 
书记同志
你好!关于这次解决借调老师的问题,我们全体借调老师认为,清退借调老师回原岗不是最佳的解决方法,要从顾大局稳定为主,根据实际情况合理解决,因为谁都知道老师借调过程中关系是相当复杂的,如果处理不妥当,必定引出很多问题,请书记同志三思而后行。
2014-08-07 14:18:18
  
一个老阿婆的心声. 对 万宁市委书记 说 
丁书记,您好!山根镇山根农场旁私人种植地2010年出买给房地产商,树木已赔偿了,可有一些土地一直至今还没赔偿.这是为什么?
2014-08-07 09:17:36
  
椰风 对 文昌市长 说 
市长您好,受台风“威尔逊”的影响,海口对灾后重建灾后维修的政策基本已经出台?为什么文昌受灾这么严重,还迟迟没有消息?
2014-08-07 08:45:25
  
青山绿水哭泣 对 三亚市委副书记、市长 说 
三亚市是一个旅游城市,山水海滩需要保护,为什么还存在9个采石场,绿水青山肯定被挖坏,还说什么退耕还林,山体修复。如果三亚的绿水青山被破坏了三亚建成国际旅游城市将成为一句空话。三亚应该取缔全部采石场。
2014-08-07 08:00:55
  
老城镇美宁村全体村民 对 海口市长 说 
老城公安牛气冲天,神气!
美宁村民无处伸冤,悲哀!

2014年8月3日

七月,琼岛正处于最炎热的时节。阳光、雨水,这里向来是不缺的。美伦河依旧不急不缓的流淌着,俨然有一副“宁静以致远”的胸怀,给附近的村庄也平添了些世外桃源般的意境和与世无争的质朴。
美宁村就坐落在美伦河流经老城经济开发区西郊的河段旁,全村现有居民200户,800余人。村民世代以务农为生,种植甘蔗、番薯及饲养奶牛为主,安分守己,几十年来村民过着恬静的生活。
可就在几天前(7月31日),村里却发生了一件令人发指的事情——老城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的百余名民警(协警),在副局长李道策的带领下,与数十名村民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他们殴打了9名村民,致4名七八十岁的老人(其中有五保户一名)不同程度受伤,并最终强行带走一名患有心脏病的妇女(系本村残疾人家属)。现场有村民用手机拍摄了部分冲突过程,为此,有不少村民的手机被他们抢走了。“他们这是干什么,还是人民警察吗?!”一位村民至今心有余悸,言语间充满了无奈和愤慨。
事情要从26年前说起——1988年,老城经济开发区创建之初,原老城糖厂为了进一步扩大营业规模,曾多次找到时任美宁村支部书记冯连经、村长罗福林等人磋商,想征用村里一块位于美伦河东边,老城经济开发区西郊,现文德路汇佳佳幼儿园附近的面积70多亩的村民自有耕地(这块地视野开阔,地势平坦,当地人俗称之为“飞机场”),用于建造纸厂。当时,考虑到耕地被征用且造纸厂可能会对环境造成污染,村民集体表示反对,事情进展缓慢。1989年,原老城糖厂改为与美宁村合作的方式终于达成协定——原老城糖厂出资金,美宁村出土地,共同建造纸厂。同时,原老城糖厂承诺将会按每两亩地提供一个工作岗位的标准帮助美宁村村民就业。而且对承诺兑现时间也做了限定——若一年时间原老城糖厂把造纸厂建好了,就由造纸厂提供这三十多个工作岗位,否则就需要安排村民去原老城糖厂先行上班。
时值老城经济开发区发展逐渐走上正轨,当地大量耕地被陆续征用于开发区建设,造成甘蔗等农作物急剧减产。原老城糖厂也因为原材料供应问题经营态势急剧下滑,效益不佳。或许正是这个原因,原老城糖厂并没有按照协定出资建造纸厂,一年后,更没有安排村民去原老城糖厂工作。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1988修正)》第十九条规定,使用国有土地,未经原批准机关同意,连续二年未使用的,将收回用地单位的土地使用权。1991年起,美宁村村民们就依法在“飞机场”这块土地上开始重新耕种甘蔗、番薯等农作物,却遭到了原老城糖厂的诸多阻拦与破坏——村民白天种,他们晚上拔,给村民带来了极大的困扰与损失。
后美宁村村民得知,早在1989年,原老城糖厂与美宁村达成协定后没多久,原老城糖厂就已经单方面把这块协定用来建造纸厂的土地租给了一名台湾商人种植番石榴等果树,租期15年。
自此,便开始了美宁村村民与台湾商人之间的长达十几年的“土地纷争”——台商种植番石榴等果树,美宁村村民代表多次现场阻拦抗议无效,最终无奈的村民只好在果树夹缝中种植甘蔗、番薯等农作物,却引来台湾商人多次报警。警察每次来“调解”的方式很简单:“只要不闹事就行了。”所以每次都是驱逐双方散场即罢了,问题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解决。
直到2004年,台湾商人的租地合同期满离开。村民们终于放下一颗心来,满心欢喜的在“飞机场”上栽上了花梨木等名贵经济树种,哪曾想新的麻烦又来了——村民栽上的树总会被“神秘人”恶意的拔掉。无奈之下,美宁村只好安排两名村名代表白天驻守“飞机场”看护,这一看就又是十年。这期间,“神秘人”也并没有闲着,隔三差五的,村民还是会发现自家的花梨木不是被拔掉了就是被砍断了。因为不知道对方来历,村民也只能选择加强看护,忍气吞声。
转眼就到了2014年2月份,裕生置业有限公司鬼使神差地从老城镇政府把“飞机场”这块地买到手了,并在美宁村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开始对土地进行平整,建起了围墙。美宁村村民代表试图去和裕生置业有限公司交涉,要求他们拿出土地交易的相关手续材料,他们不予理睬,至今该公司仍未出具任何证明资料。
7月22日,冲突再次升级——裕生置业有限公司在平整土地过程中肆意的破坏部分村民的祖坟(”飞机场”里另有琼崖纵队李志连连长的烈士墓也险遭破坏)。美宁村村民代表到现场交涉制止,哪曾想换来的却是裕生置业有限公司有恃无恐的一句话“我们都经过老城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同意的。”无助的村民再次选择报警。结果可想而知,警察的“调解”方式依旧——“只要不闹事就好了。”依旧做了简单的驱散处理。
7月26日,村民发现祖坟已经没了,站在光秃秃的“飞机场”前,心里五味杂陈,是愤怒……是无助……是失望……是为李志连烈士感到悲哀……是对祖先的深深愧疚……
看着至今还在床上躺着的冯光权和符丽娥两位“伤员”,“要是有人能帮帮我们就好了。我们不懂法,我们没关系,我们就想拿回我们的耕地……”,说罢,村里一位老人深深的嘬了一口烟,随即又吐了出来。那烟雾像一团苍白的云,无助地游弋着,似乎在挣扎什么,可终归还是很快便散开,消失在空气中,留下了一屋子的烟草灼烧的味儿,越来越淡下来……

后记:纯朴的美宁村村民从2013年开始,才开始意识到要依靠上级政府,利用政策及法律来保护自己的权益。至今,村民已经集体先后多次向老城镇政府、澄迈县信访局、中央第七巡视组等单位及组织递交了情况说明材料,至今没有收到任何有价值的回复。
2014-08-06 22:45:50
  
老城镇美宁村全体村民 对 海口市委书记 说 
老城公安牛气冲天,神气!
美宁村民无处伸冤,悲哀!

2014年8月3日

七月,琼岛正处于最炎热的时节。阳光、雨水,这里向来是不缺的。美伦河依旧不急不缓的流淌着,俨然有一副“宁静以致远”的胸怀,给附近的村庄也平添了些世外桃源般的意境和与世无争的质朴。
美宁村就坐落在美伦河流经老城经济开发区西郊的河段旁,全村现有居民200户,800余人。村民世代以务农为生,种植甘蔗、番薯及饲养奶牛为主,安分守己,几十年来村民过着恬静的生活。
可就在几天前(7月31日),村里却发生了一件令人发指的事情——老城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的百余名民警(协警),在副局长李道策的带领下,与数十名村民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他们殴打了9名村民,致4名七八十岁的老人(其中有五保户一名)不同程度受伤,并最终强行带走一名患有心脏病的妇女(系本村残疾人家属)。现场有村民用手机拍摄了部分冲突过程,为此,有不少村民的手机被他们抢走了。“他们这是干什么,还是人民警察吗?!”一位村民至今心有余悸,言语间充满了无奈和愤慨。
事情要从26年前说起——1988年,老城经济开发区创建之初,原老城糖厂为了进一步扩大营业规模,曾多次找到时任美宁村支部书记冯连经、村长罗福林等人磋商,想征用村里一块位于美伦河东边,老城经济开发区西郊,现文德路汇佳佳幼儿园附近的面积70多亩的村民自有耕地(这块地视野开阔,地势平坦,当地人俗称之为“飞机场”),用于建造纸厂。当时,考虑到耕地被征用且造纸厂可能会对环境造成污染,村民集体表示反对,事情进展缓慢。1989年,原老城糖厂改为与美宁村合作的方式终于达成协定——原老城糖厂出资金,美宁村出土地,共同建造纸厂。同时,原老城糖厂承诺将会按每两亩地提供一个工作岗位的标准帮助美宁村村民就业。而且对承诺兑现时间也做了限定——若一年时间原老城糖厂把造纸厂建好了,就由造纸厂提供这三十多个工作岗位,否则就需要安排村民去原老城糖厂先行上班。
时值老城经济开发区发展逐渐走上正轨,当地大量耕地被陆续征用于开发区建设,造成甘蔗等农作物急剧减产。原老城糖厂也因为原材料供应问题经营态势急剧下滑,效益不佳。或许正是这个原因,原老城糖厂并没有按照协定出资建造纸厂,一年后,更没有安排村民去原老城糖厂工作。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1988修正)》第十九条规定,使用国有土地,未经原批准机关同意,连续二年未使用的,将收回用地单位的土地使用权。1991年起,美宁村村民们就依法在“飞机场”这块土地上开始重新耕种甘蔗、番薯等农作物,却遭到了原老城糖厂的诸多阻拦与破坏——村民白天种,他们晚上拔,给村民带来了极大的困扰与损失。
后美宁村村民得知,早在1989年,原老城糖厂与美宁村达成协定后没多久,原老城糖厂就已经单方面把这块协定用来建造纸厂的土地租给了一名台湾商人种植番石榴等果树,租期15年。
自此,便开始了美宁村村民与台湾商人之间的长达十几年的“土地纷争”——台商种植番石榴等果树,美宁村村民代表多次现场阻拦抗议无效,最终无奈的村民只好在果树夹缝中种植甘蔗、番薯等农作物,却引来台湾商人多次报警。警察每次来“调解”的方式很简单:“只要不闹事就行了。”所以每次都是驱逐双方散场即罢了,问题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解决。
直到2004年,台湾商人的租地合同期满离开。村民们终于放下一颗心来,满心欢喜的在“飞机场”上栽上了花梨木等名贵经济树种,哪曾想新的麻烦又来了——村民栽上的树总会被“神秘人”恶意的拔掉。无奈之下,美宁村只好安排两名村名代表白天驻守“飞机场”看护,这一看就又是十年。这期间,“神秘人”也并没有闲着,隔三差五的,村民还是会发现自家的花梨木不是被拔掉了就是被砍断了。因为不知道对方来历,村民也只能选择加强看护,忍气吞声。
转眼就到了2014年2月份,裕生置业有限公司鬼使神差地从老城镇政府把“飞机场”这块地买到手了,并在美宁村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开始对土地进行平整,建起了围墙。美宁村村民代表试图去和裕生置业有限公司交涉,要求他们拿出土地交易的相关手续材料,他们不予理睬,至今该公司仍未出具任何证明资料。
7月22日,冲突再次升级——裕生置业有限公司在平整土地过程中肆意的破坏部分村民的祖坟(”飞机场”里另有琼崖纵队李志连连长的烈士墓也险遭破坏)。美宁村村民代表到现场交涉制止,哪曾想换来的却是裕生置业有限公司有恃无恐的一句话“我们都经过老城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同意的。”无助的村民再次选择报警。结果可想而知,警察的“调解”方式依旧——“只要不闹事就好了。”依旧做了简单的驱散处理。
7月26日,村民发现祖坟已经没了,站在光秃秃的“飞机场”前,心里五味杂陈,是愤怒……是无助……是失望……是为李志连烈士感到悲哀……是对祖先的深深愧疚……
看着至今还在床上躺着的冯光权和符丽娥两位“伤员”,“要是有人能帮帮我们就好了。我们不懂法,我们没关系,我们就想拿回我们的耕地……”,说罢,村里一位老人深深的嘬了一口烟,随即又吐了出来。那烟雾像一团苍白的云,无助地游弋着,似乎在挣扎什么,可终归还是很快便散开,消失在空气中,留下了一屋子的烟草灼烧的味儿,越来越淡下来……

后记:纯朴的美宁村村民从2013年开始,才开始意识到要依靠上级政府,利用政策及法律来保护自己的权益。至今,村民已经集体先后多次向老城镇政府、澄迈县信访局、中央第七巡视组等单位及组织递交了情况说明材料,至今没有收到任何有价值的回复。
2014-08-06 22:45:22
  
美宁村全体村民 对 澄迈县长 说 
老城公安牛气冲天,神气!
美宁村民无处伸冤,悲哀!

2014年8月3日

七月,琼岛正处于最炎热的时节。阳光、雨水,这里向来是不缺的。美伦河依旧不急不缓的流淌着,俨然有一副“宁静以致远”的胸怀,给附近的村庄也平添了些世外桃源般的意境和与世无争的质朴。
美宁村就坐落在美伦河流经老城经济开发区西郊的河段旁,全村现有居民200户,800余人。村民世代以务农为生,种植甘蔗、番薯及饲养奶牛为主,安分守己,几十年来村民过着恬静的生活。
可就在几天前(7月31日),村里却发生了一件令人发指的事情——老城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的百余名民警(协警),在副局长李道策的带领下,与数十名村民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他们殴打了9名村民,致4名七八十岁的老人(其中有五保户一名)不同程度受伤,并最终强行带走一名患有心脏病的妇女(系本村残疾人家属)。现场有村民用手机拍摄了部分冲突过程,为此,有不少村民的手机被他们抢走了。“他们这是干什么,还是人民警察吗?!”一位村民至今心有余悸,言语间充满了无奈和愤慨。
事情要从26年前说起——1988年,老城经济开发区创建之初,原老城糖厂为了进一步扩大营业规模,曾多次找到时任美宁村支部书记冯连经、村长罗福林等人磋商,想征用村里一块位于美伦河东边,老城经济开发区西郊,现文德路汇佳佳幼儿园附近的面积70多亩的村民自有耕地(这块地视野开阔,地势平坦,当地人俗称之为“飞机场”),用于建造纸厂。当时,考虑到耕地被征用且造纸厂可能会对环境造成污染,村民集体表示反对,事情进展缓慢。1989年,原老城糖厂改为与美宁村合作的方式终于达成协定——原老城糖厂出资金,美宁村出土地,共同建造纸厂。同时,原老城糖厂承诺将会按每两亩地提供一个工作岗位的标准帮助美宁村村民就业。而且对承诺兑现时间也做了限定——若一年时间原老城糖厂把造纸厂建好了,就由造纸厂提供这三十多个工作岗位,否则就需要安排村民去原老城糖厂先行上班。
时值老城经济开发区发展逐渐走上正轨,当地大量耕地被陆续征用于开发区建设,造成甘蔗等农作物急剧减产。原老城糖厂也因为原材料供应问题经营态势急剧下滑,效益不佳。或许正是这个原因,原老城糖厂并没有按照协定出资建造纸厂,一年后,更没有安排村民去原老城糖厂工作。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1988修正)》第十九条规定,使用国有土地,未经原批准机关同意,连续二年未使用的,将收回用地单位的土地使用权。1991年起,美宁村村民们就依法在“飞机场”这块土地上开始重新耕种甘蔗、番薯等农作物,却遭到了原老城糖厂的诸多阻拦与破坏——村民白天种,他们晚上拔,给村民带来了极大的困扰与损失。
后美宁村村民得知,早在1989年,原老城糖厂与美宁村达成协定后没多久,原老城糖厂就已经单方面把这块协定用来建造纸厂的土地租给了一名台湾商人种植番石榴等果树,租期15年。
自此,便开始了美宁村村民与台湾商人之间的长达十几年的“土地纷争”——台商种植番石榴等果树,美宁村村民代表多次现场阻拦抗议无效,最终无奈的村民只好在果树夹缝中种植甘蔗、番薯等农作物,却引来台湾商人多次报警。警察每次来“调解”的方式很简单:“只要不闹事就行了。”所以每次都是驱逐双方散场即罢了,问题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解决。
直到2004年,台湾商人的租地合同期满离开。村民们终于放下一颗心来,满心欢喜的在“飞机场”上栽上了花梨木等名贵经济树种,哪曾想新的麻烦又来了——村民栽上的树总会被“神秘人”恶意的拔掉。无奈之下,美宁村只好安排两名村名代表白天驻守“飞机场”看护,这一看就又是十年。这期间,“神秘人”也并没有闲着,隔三差五的,村民还是会发现自家的花梨木不是被拔掉了就是被砍断了。因为不知道对方来历,村民也只能选择加强看护,忍气吞声。
转眼就到了2014年2月份,裕生置业有限公司鬼使神差地从老城镇政府把“飞机场”这块地买到手了,并在美宁村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开始对土地进行平整,建起了围墙。美宁村村民代表试图去和裕生置业有限公司交涉,要求他们拿出土地交易的相关手续材料,他们不予理睬,至今该公司仍未出具任何证明资料。
7月22日,冲突再次升级——裕生置业有限公司在平整土地过程中肆意的破坏部分村民的祖坟(”飞机场”里另有琼崖纵队李志连连长的烈士墓也险遭破坏)。美宁村村民代表到现场交涉制止,哪曾想换来的却是裕生置业有限公司有恃无恐的一句话“我们都经过老城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同意的。”无助的村民再次选择报警。结果可想而知,警察的“调解”方式依旧——“只要不闹事就好了。”依旧做了简单的驱散处理。
7月26日,村民发现祖坟已经没了,站在光秃秃的“飞机场”前,心里五味杂陈,是愤怒……是无助……是失望……是为李志连烈士感到悲哀……是对祖先的深深愧疚……
看着至今还在床上躺着的冯光权和符丽娥两位“伤员”,“要是有人能帮帮我们就好了。我们不懂法,我们没关系,我们就想拿回我们的耕地……”,说罢,村里一位老人深深的嘬了一口烟,随即又吐了出来。那烟雾像一团苍白的云,无助地游弋着,似乎在挣扎什么,可终归还是很快便散开,消失在空气中,留下了一屋子的烟草灼烧的味儿,越来越淡下来……

后记:纯朴的美宁村村民从2013年开始,才开始意识到要依靠上级政府,利用政策及法律来保护自己的权益。至今,村民已经集体先后多次向老城镇政府、澄迈县信访局、中央第七巡视组等单位及组织递交了情况说明材料,至今没有收到任何有价值的回复。
2014-08-06 22:44:22
  
透滩村民 对 临高县委书记 说 
留言有用不,书记百忙有空看吗?看了会怎么样呢?临高县红华农场 透滩村土地都被村干部卖光了?土地承包款那么多去哪里了?有人查吗?透滩村是个文明古村,但是都现在都没有一个村牌。村里公路边的土地全部被卖光了《薄厚至田善路段》村干部那么腐败,村干部组织村里旧房改造搞的都是垃圾房子才搞三年都漏水了。上面的领导你们知道吗?希望书记你百忙中区拯救那个曾经文明的古村。代表村里善良的人感谢你。
2014-08-06 18:49:12
  
美丽的沙滩 对 三亚市委副书记、市长 说 
立即取缔三亚湾的沙滩酒吧,严禁在三亚的沙滩搞酒吧及其他污染沙滩的经营店铺。
2014-08-06 18:07:39
  
(共 5564 篇文章 348 页)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末页
公共邮箱:xinwen@hinews.cn
电话:0898-66810515
欢迎市县、厅局有关部门来电、来件咨询。
关键词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